艺术看展

艺术看展

中国书画 > 价值 > 正文

印章之美:不只是书画的点缀

发布时间:2018-10-11

“大清受命之宝”玉玺

 

以方寸之地,见大千世界

    秦朝以前,印章被统称为“玺”。秦时规定“玺”之称谓为天子独享,臣民的印章则改名为“印”。到了汉朝有了官印制度:天子之印仍称为“玺”,平民的印章称为“印”、“印信”,而太守将军食俸两千石以上的官吏则称之为“章”,“印章”的名称由此得来。

 

    纵观中国印章市场史,显然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1992年为一个开端。1992年篆刻家徐云叔的两方印章“美意延年”和“宁静致远”被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选中,在当年的秋季拍卖中推出并成交,开创了我国印章拍卖的先河。

 

    此后,中国内地拍卖市场中也有公司尝试印章拍卖,1995年10月,北京荣宝拍卖公司就推出了国内第一场印章专拍,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因为征集、收藏群体、经营成本、利润率等因素的考虑,印章拍品逐渐边缘化,难以形成规模亮相,印章拍卖的市场没有真正的发展起来。直到2006年,国内收藏热点开始向传统艺术品回归,文房、书法和印章篆刻等艺术品行情逐渐由冷转热。一些拍卖公司纷纷举办印章拍卖专场,由此印章拍卖市场进入一个加速发展期。例如2006年末,北京匡时拍卖公司举行了中国历代印玺专场,自战国以来的96件印玺创造了100%的成交率、291.08万元的总成交额。2007年1月,杭州西泠印社也推出了“犀象印萃”印章专场拍卖。这场拍卖荟萃了800余方近现代篆刻名家名作,吸引了不少收藏家的关注,成交率达98.7%,总成交金额超过了1335万元。一枚篆刻家方介堪为张大千所刻的“潇湘画楼”印以99万元的价格成交,成交价格高出估价近6倍,一举创下当时单方名家篆刻拍卖的最高纪录。

 

    近几年,印章市场行情进一步升温,收藏群体逐渐扩大,印章的收藏价值也得到更广泛的认同。首先,中国历史上有悠久的印章收藏传统,底蕴积淀深厚;其次,印章篆刻艺术集书法、绘画、雕刻、雕工及印材于一体。以方寸之地,见大千世界,是印章本身艺术魅力之所在。再次,比起书画等来说,印章价位相对较低,未经过市场过多炒作,未来上涨空间比较大,有一定的收藏及投资价值,正处于厚积薄发的阶段。

 

 

“滇王金印”

 

    目前,印章拍卖的类别可以划分为以下几类,第一类是明清皇家玺印,独成体系,价格在所有印章类别中也最高。第二类是印料,即各种珍贵的印石,例如田黄印章、鸡血石印章,由于材料的珍稀,它们正是藏家的新宠。第三类是历代古印章,主要以金、银、铜、铁等材质为主,虽然这类古印章数量不少,但是价格普遍不高;第四类为近现代及当代名家制的印章。

 

鸡血石印章

 

    随着近年来印章市场的发展,在拍卖领域已经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区域分布。就皇家玺印而言,主要以香港市场为主,近期北京地区市场发展也较为迅捷。而在制印名家和文人制印拍卖市场上,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颇具优势,近年来相关篆刻、印石专场已成为精品的集中地,专场成交状况均较为出色,如2011年秋季拍卖中首届田黄石专场上拍85件拍品,总成交额8660.305万元,成交率也高达95.29%。即将全面展开的2013年春季拍卖中,中国嘉德继续2011年以来的“清宁—金石篆刻艺术”专场拍卖,此次将展现117件拍品,而北京匡时时隔7年也将再次开辟“金石篆刻专场”,上拍130余件涵盖明清以来的金石名家印石。

 

明清皇家御用玺印

    明清皇家御用玺印的用料珍贵,做工精致,最为重要的是这些玺、印都是明清帝王御用之宝,所以能够在拍卖市场上公开拍卖的机会十分难得,自然会吸引很多藏家。

 

    这类玺印由于早年多流到海外,因此在国外和香港市场中亮相较多,当然由于藏家的热烈追捧,这类玺印的价格相当高。在历年印章成交价排行榜中,前十位的高价拍品基本都是这类玺印,其中又以乾隆帝各类玺印居多。目前位居成交价榜首的就是这样一方拍品——乾隆帝御宝题诗白玉圆玺。

 

乾隆帝御宝题诗“太上皇帝”白玉圆玺

 

    这枚圆玺印文为“太上皇帝”,是乾隆皇帝85岁改当太上皇帝时制造,为乾隆皇帝二十多方“太上皇帝”御玺中唯一枚圆形宝印。这枚圆玺以温润乳白的白玉精琢而成,印面以篆体浅阳雕“太上皇帝”四字,玺四周阴刻乾隆帝《自题太上皇宝》御题诗。这枚圆玺多次钤印于内府收藏的书画之上,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唐代韩滉的《五牛图》、晋代王献之的《中秋帖》等,其重要价值不言而喻。《乾隆帝御宝题诗白玉圆玺》自1900年流失到法国之后,曾于2007年10月出现在香港苏富比的“皇京西暮清代宫廷艺术珍品·镂月开云圆明遗珍”专场中,以折合人民币4624.75万元成交。这件拍品在2010年春季再次于香港苏富比上拍,以人民币8435.68万元成交,到2011年12月又一次出现在北京保利秋拍中,斩获1.61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四年内,三次上拍,价格增长近三倍,也可看出藏家对这件珍品的追捧。

 

    而另一件换手率较高且市场热度不减的乾隆帝玺印,是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白玉龙钮“八征耄念之宝”宝玺。乾隆五十四年为次年乾隆帝八十万寿所特制的八套组宝之一,其中主宝之一就是“八征耄念之宝”,与之相配的就是副宝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引首宝“向用五福”,共一组三件。这样的固定搭配,只在乾隆五十四年冬至乾隆五十五年初有过比较集中的制作,数量有十几套之多,要求三方宝的质地、颜色一致,共装于同一匣中以备应用。2011年12月北京保利上拍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白玉龙钮“八征耄念之宝”“向用五福”宝玺 (一组),以4312.5万元成交。2012年6月北京保利再次上拍一枚清乾隆白玉交龙纽“八征耄念之宝”玺,成交价达到6900万元。而2008年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推出的“皇威万代——法国吉美家族收藏乾隆御制印玺”专场拍卖,8件乾隆帝的玉玺全部成交,有4件玉玺的成交价超过千万元。其中一件印文为“自强不息”的乾隆帝《御宝交龙钮白玉玺》的成交价高达3310.56万元。到2010年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中,法国吉美家族旧藏清乾隆《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再次出现,成交价已达到5656万元。这件拍品原藏于保存清朝历代皇帝画像和玺印的北京景山寿皇殿,于1900年法军驻屯景山时散出至法国。2013年5月,清乾隆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将又一次出现在中国嘉德2013年春拍上,又将是印章市场的一大焦点。

 

    总体来看,御制玉玺,其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均受到高度认可,从而市场价值得以体现也在情理之中。

 

文人制印

    诗、书、画、印是中国文人画的典型风格,文人制印也有悠久的传统,甚至出现了“晚清金石派”等名家派系,包括杭州的“西泠八家”、吴熙载、赵之谦、吴让之、邓石如等。发展到现代,以韩天衡为代表的篆刻家引领篆刻艺术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当代可以说是篆刻史上发展最快、最稳定的时期。

 

    文人制印在印章市场中也有不小的份量。北京翰海2007年秋季拍卖的清丁敬、赵之谦等名家刻印就以22.4万元成交。2009年12月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第66期艺术品拍卖会中国书画二叶浅予常用印(共四十八枚)以560万元的高价成交,超出估价近五倍之多。2011年吴昌硕刻田黄石太狮少狮钮张钧衡自用印也以258.75万元的高价成交。

 

齐白石“虎威将军”

 

    文人制印,不得不提的就是齐白石,这位集诗、书、画、印四绝于一身的近现代大师。2012年5月,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了齐白石家属于1957年捐赠的300方印章原石。除少量是为家人、学生和他人所刻印章外,大部为其自用印。这批篆刻精品在他的创作中具有极为特殊的地位,其文献性弥足珍贵,充分反映了齐白石篆刻艺术的发展轨迹及印风的形成过程,其中尤以大量钤盖于画上的诗文印章为典型。

 

    2002年香港佳士得上拍的齐白石自用印章(三十五方合五十印面)就以202.5万港元的高价成交。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9秋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夜场上拍“含北堂旧藏齐白石篆刻稀珍”专题,14方印章全部成交,共拍出1304.8万元。其中,一方罕见的齐白石诗书画印四绝六面印以470.4万元高价成交,是目前文人单方制印的最高价。这件青田石印章是至今为止最为精彩的也应该是唯一存世的集四绝于一身的奇品,四面文字,一面刻画,一面题款,曾著录于《白石诗草二集—卷四》、《自题画山水》。此印画刻于壬申(1932年),在六十年后的1992年钱君匋先生在为北堂题写“石迹耿千秋”时,观此印时曾起身站立,叹曰:“六十年来喜相逢”大为称道其艺术之精绝。显然,印章不只是书画的点缀。2013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 “清宁—金石篆刻艺术”专场中,也出现了一组重要的齐白石先生篆刻资料,包括一部两册白石自钤并具墨书批注的印谱、四方印章和一盒印泥。这组拍品估价680-780万元之多,可见市场的认可度,无疑也将是今春文人制印的市场焦点。(据国家博物馆)

Copyright Reserved © 1995-2019 河北艺术网 版权所有
网站域名备案号 冀ICP备180161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