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看展

艺术看展

中国书画 > 作品 > 正文

“画痴”任伯年

       任伯年和齐白石一样,不是读书人,只是一个职业画家,但是他却成了“海上画派”的巨擘。他的绘画以人物花卉鸟兽居多,兼画山水,被画界冠之以旷世奇才,其人物画更被徐悲鸿称为“自仇十洲后第一人”。

 

任伯年《春燕》


       任伯年从小就留心观察周围的事物,无论是天上的飞禽,还是地上的走兽:无论是市井的商贩,还是田野的农夫,他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只要他遇到的,他都会心凝神聚地观察,捕捉对象的特征,并用画笔传神地表现出来。


       任伯年十岁那年的一天,他父亲的一位朋友来访。父亲不在家,那位朋友等不及,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晚上,父亲问他谁来过。任伯年答不上来,拿起画笔几笔就勾勒出了友人的模样。父亲一看,欣然一笑:“哦,原来是他。”


       任伯年善于观察事物被传为一大“怪癖”,在当时引为美谈。


       一次,任伯年出游看到两只水牛在池塘边打斗。它们犄角抵着犄角,互不相让。任伯年走过去,蹲在地上观察。两头牛瞪着眼睛,越斗越凶。任伯年喜不自禁,灵机一动脱下长袍I铺在地上,以布代纸,以指甲代笔,全神贯注地“画”了起来。回到家,任伯年挂起长袍,对着长袍上的斗牛场面仔细端详了半天。在速写稿的基础上,完成了一幅充满春曰田间野趣的《斗牛图》。


       完成了《斗牛图》之后,任伯年心里很是自得,在画上题跋:“丹青来自万物中,指甲可以当笔用。若问此画如何成?看余袍上指刻痕。”


       1868年冬,28岁的任伯年来到上海,居住在豫园,极不得志,经常去春风楼喝茶。春风楼附近有羊圈。他就经常端着茶杯长时间地观察羊的活动。城隍庙附近还有“鸟肆”,他就经常去那里驻足观看鸟振翅歌鸣。


       为了画鸡,任伯年从集市上买鸡养在家里。当时,他的居室很小,人只得住在鸡埘之上。久而久之,任伯年画的鸡就鲜活神气起来。一位朋友求他画一张《狸猫图》。他画了几幅都不满意,始终不肯拿出来.朋友十分不解。


       有一次吴昌硕去看望任伯年,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他。忽然看到屋里架着梯子,抬头一看,任伯年正趴在房梁上,聚精会神地看小猫睡觉呢。


       一天夜里,皓月当空,任伯年正在凝神构思。忽然,屋顶上传来两只小猫的厮打声,还夹杂着刺耳的尖叫声。任伯年站起来,推幵窗想看个明白,但是机警的小猫听到响声迅速跑到旁边的屋顶上。情急之下,任伯年忙爬上了房,匍匐着慢慢接近两只猫。两只小猫斗得正酣:弓腰拖尾,支着胡子,瞪着眼睛,等待着。逮到了机会,两只小猫就用牙咬,用脚抓,来来往往,互不相让。任伯年越看越有味道,竟忘记了人在屋顶,一个不小心竟从屋顶上滚落到邻家的院子里。回家之后,任伯年当即挥毫泼墨,一幅惟妙惟肖的《狸猫图》一挥而就。


       对于人们议论自己的“痴气”,任伯年并不介意,还特意请吴昌硕治了一方“画奴”的印以明己志。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章中林/文

Copyright Reserved © 1995-2019 河北艺术网 版权所有
网站域名备案号 冀ICP备180161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