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看展

艺术看展

油画版画 > 动态 > 正文

一个德国女艺术家,却影响了整个中国版画艺术!

发布时间:2019-07-03

罗曼.罗兰称赞她的作品是
“现代德国的最伟大的诗歌,
它照出穷人与平民的困苦和悲痛”。

霍普德曼给她书简道:
“你的无声的描线,
侵人心髓,
如一种惨苦的呼声:
希腊和罗马时候都没有听到过的呼声。”


鲁迅评价她
“以深广的慈母之爱,
为一切被侮辱和损害者悲哀,
抗议,愤怒,斗争;
所取的题材大抵是困苦,
饥饿,流离,疾病,死亡,
然而也有呼号,挣扎,联合和奋起。”

在女性艺术家之中,
震动了艺术界的,
现代几乎无出于她之上。
今天,
让我们一起走进
德国女艺术家凯绥·珂勒惠支的艺术人生。


1
对于中国版画家而言,她就是版画界的伦勃朗

珂勒惠支是照亮现代中国版画艺术的第一缕曙光,
把她介绍到中国来的第一人,
是鲁迅。

1931年9月20日出版的《北斗》创刊号上,
有一幅珂勒惠支木刻组画《战争》中的第一幅《牺牲》。
这幅木刻画的是正值欧洲大战,
一个赤身裸体的母亲毫无生气的闭上眼睛,
交出她的孩子去为战争做无谓的牺牲。
鲁迅将这幅版画寄给《北斗》,
是为纪念“左联”五烈士柔石等。

《牺牲》

“许多人都明白他不在人间里,……只有他那双目失明的母亲,我知道她一定还以为她的爱子仍在上海翻译和校对。偶然看到德国书店的目录上有这幅《牺牲》,便将它投寄《北斗》了,算是我的无言的纪念。"

彼时的中国,
正是民族经历巨大灾难的前夜,
人民的命运与生死存亡的国命紧密联系在一起。
木刻版画不仅成本低,
而且传播迅捷,
木刻的表现力也与战争环境相适应,
加之鲁迅的大力推介,
木刻艺术很快受到了一大批青年艺术家的热爱。

《母亲们》

1931年,
鲁迅等人在上海开办“木刻讲习所”,
凯绥·珂勒惠支--这个名字,
始终屹立在中国新兴版画的开端。

2
用自己艺术的力量帮助他们改变悲惨的命运

珂勒惠支14岁时开始学习绘画,
先后进过柏林和慕尼黑的两所女子绘画学校,
彼时,
德国的艺术状况十分芜杂。
前卫思潮和艺术纷纷涌起,
以此对抗官方支持的的风俗画和历史画,

《突击》

在慕尼黑,德累斯顿和柏林,
叛逆的年轻艺术家
相继建立“分离派”协会并组织国际展览,
挪威的蒙克,
巴黎的毕加索、马蒂斯等人都送来作品参展,
珂勒惠支也是其中的一员。


珂勒惠支木刻作品

1891年,
珂勒惠支与医生卡尔·珂勒惠支结婚。
婚后,
他们一个为工人、贫民治病,一个作画。
在丈夫开设的诊所里,
她接触到了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人民的真实生活。

“他们渴望生活的态度和不屈奋斗的精神打动了我。我要把自己的命运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用自己艺术的力量帮助他们改变悲惨的命运。”

《织工队》

1894年至1898年间,
珂勒惠支完成的第一套版画组画《织工的反抗》。
这组作品是珂勒惠支成名作,
展现了1844年西里西亚织工起义故事。
系列共有六幅
(穷苦、死亡、商议、织工队、突击、收场)。

1904年至1908年,
珂勒惠支又完成了7幅铜版组画《农民战争》。


《俘虏》

《农民战争》组画之一《俘虏》,
一条绳子,
圈起了一群面无表情的呆滞的的俘虏们,
简洁的画面突出了人物的夸张造型。
和腿一样粗长的胳膊、两个非常巨大的手,
这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
右边的孩子软弱的垂下了头,
后面这些人呐喊、挣扎的大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珂勒惠支仿佛就置身于现场。

“我同意,我的艺术是有目的的。”
而这个目的就是
“当现时人民正处在如此无依无靠、需要救援的时候要起到作用”。
———珂勒惠支

3
用锋利的刻刀和黑白两色来表达爱的主题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珂勒惠支的儿子在参军第一个月就不幸牺牲,
这成为她的作品从表达为底层人民发声
到表达母爱的转折点。

珂勒惠支刻刀下的线条直接、明快和犀利,
表达爱的主题是那样的浓厚和惊心动魄。


以死亡为母题的版画作品

在这幅以死亡为母题的版画作品中,
画面中的母亲,
佝偻的身体,粗糙的皮肤和稀疏的头发,
她以一种近乎原始的模样展现在我们面前,
把所有的力气
都用来拥抱她的苍白的毫无生气的孩子。
她在疼痛,
虽然看不清表情,
但她褶皱的左手和扣起的右脚
无不显示出那种贪婪的撕心的悲哀。

“珂勒惠支之所以于我们这样接近,是在她那强有力的,无不包罗的母性,这漂泛于她的艺术之上,如一种善的征兆。”

珂勒惠支木刻作品

珂勒惠支不像毕加索或者戈雅那样,
以一种荒诞感呈现战争的悲痛。
她的作品更像是一条充满悲伤的黑色隧道,
隧道出口是耀眼的星光。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

河北艺术网所推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

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河北日报·河北艺术网
审核/王霜 刘建军
编辑/李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