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看展

艺术看展

油画版画 > 动态 > 正文

520表白日!看艺术家如何花样表白心中女神

发布时间:2019-05-20

520

一个普通的日子怎么会变成如今的网红

因为读音很像

 

“我爱你”

520(网络情人节),

是信息时代的爱情节日,

又被称为“表白日”、“撒娇日”,

定于每年的5月20日和5月21日。

恋爱是门艺术,表白更是门艺术。

艺术家大都是敏感而细腻,

他们追求的是灵魂的相互辉映,灵光碰撞。

他们善于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表白,

却也成就了伟大的作品。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欣赏艺术家们如何

花样表白心中女神的吧。

多情浪子——毕加索

毕加索的第一位梦中情人费尔南多,是蒙马特区十分漂亮的模特,二人一见钟情。

当毕加索看到她的时候,眼睛里藏不住深情又激动的目光。毕加索疯狂爱上了费尔南多,尽管最开始费尔南多并没有强烈地爱上毕加索,甚至不肯接受他的接近与好感。可是毕加索不停地追求她,愿意将一切美好的东西和她一同分享,甚至连她不经意间留在画室的东西都会当作挚宝一般珍藏。

毕加索的初恋情人费尔南多

毕加索的早期风格色调阴郁,单调恋爱后的毕加索将自己对费尔南多的爱慕与甜蜜的心情画在他日常的画作中,在绘画中首度出现了粉色,他的色调开始温暖和跳跃起来。

玫瑰情人费尔南多给了他无限的爱和灵感,虽然最后这段感情以情人的离去画上句点,但很多年以后,在塞纳河畔,毕加索还指着那栋旧的工作室说道:“那里是唯一让我快乐的地方!”

毕加索《杂技演员和年轻小丑》

毕加索是一个对绘画和女人都充满了极大热情的人。当他爱一个人,就要投入百分百的热情。毕加索喜爱为他的情人画画像,女人们享受着入画的荣耀,迷恋着以爱情为名的艺术。但当毕加索停下绘画她时,那么他们的感情也就结束了。

毕加索和他的情人朵马

《女人——花》毕加索为朵马画的画像

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

痴情种子——达利

“我爱加拉,胜过我的父母,胜过毕加索,甚至胜过金钱。”或许难以想象,这些爱的宣言会出自那个天才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之口。

毕竟,他是那个眼睛经常瞪得溜圆、有着两撇小胡子,看似疯狂而乖张的达利。达利与加拉的相遇是在一次聚会上,当时加拉已经与超现实主义诗人保罗·艾吕雅结婚。达利对加拉一见钟情,达利知道,加拉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缪斯。

聚会结束后,加拉决意离开艾吕雅,和达利一同生活。当时达利25岁,加拉35岁。和加拉在一起之后,达利的灵感迸发,他以加拉为模特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原子加拉》《加拉的脚》《信基督的加拉》《利加特港的圣母》《加拉的实体与虚像》《犀牛症候的加拉》等等。

达利与加拉

《信基督的加拉》

《原子加拉》

加拉不仅仅是达利的妻子,更是他的经纪人、他的情人、他的朋友、他的缪斯女神……达利赚到了钱、拥有了名望,但他并没有像毕加索那样拥有许多情人,

他的一生中再没有别的女人,只爱着加拉一人。1982加拉离世后,达利一蹶不振。他失去了创作的灵感,也失去了活着的欲望。达利再也没有拿起过画笔。

炫妻狂魔——莫奈

印象派创始人莫奈的示爱方式值得借鉴。25岁的莫奈和18岁的卡米耶在塞纳河畔一见钟情,5年后,卡米耶成为了莫奈的妻子。

莫奈《绿衣女子》

莫奈《散步,撑阳伞的女子》

莫奈《临终前的卡米耶》

从此以后,莫奈的画布上之只现过卡米耶一个女子。和孩子在一起的母亲卡米耶,在花园中恬静的卡米耶,穿着和服的卡米耶,甚至是死后的卡米耶……可以说莫奈在用他的画笔为妻子记录下一个个美好和值得纪念的瞬间。

为爱而生——夏加尔

夏加尔的作品就是一幅幅浪漫的幻想,人们对那些飞上天空的人,倒转的身体,奇异的图像好奇,却又能感受到它传递的温暖与欢快。
夏加尔的作品谈论最多的便是作为犹太人的生活,以及他对贝拉的爱情。
夏加尔与贝拉在1915年结婚,此后每年这位白俄罗斯的画家都会在妻子的生日为她画一幅肖像作为礼物。


夏加尔《生日》

夏加尔曾这样描述他的贝拉:“她的沉默属于我,她的眼睛属于我。我与她似曾相识,她了解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的未来;就好像她一直在注视着我,能洞察到我灵魂的最深处…”


夏加尔《婚礼的蜡烛》

1944年贝拉死于疾病,但爱妻的离去却没有停止夏加尔以贝拉作为缪斯的创作。在贝拉死后的一年,夏加尔创作了《婚礼的蜡烛》这幅作品,依然是那个新娘贝拉,挽着画家的手走来,背后是维捷布斯克的房子,有人在拉着大提琴敲着鼓给他们庆祝,画面里依然有羊和公鸡,有在公鸡背上相拥的情侣……画面中人们在欢庆的歌舞中欢笑,画框里传来了悠扬的提琴声,没有阴郁。

夏加尔《漫步》


6年后夏加尔创作了《红色天空的恋人》:一对恋人一同飞过天空,正如夏加尔和贝拉在许多其他油画中一样。
那些飞翔在空中的一对对恋人是夏加尔对西方绘画界所做出的最可爱的贡献,是基督教中那些伟大的漂浮意象、耶稣升天和圣母升天的世俗版本。

从一而终——米罗

 

作为超现实主义的大咖,米罗跟我们印象中性格张狂,做事高调的前卫艺术家完全不一样,他不求刺激,低调创作,低调生活。在感情上也是从一而终,1929年10月,米罗与比拉·詹科莎结婚,妻子出身于一个古老家族,米罗一生都忠实于她,典型的居家好男人。


米罗的画如同孩童般多彩、抽象,他经常在艺术中讨论情欲,他认为,情欲是最自然、最合乎本性和情理的现象,是生命的原动力。米罗把前卫艺术家所拥有的激烈情感和多变敏感留在了画布上,在生活中留下的是平淡与忠诚。

米罗《农民、妻子、厨房、猫和兔子》

米罗《荷兰室内景一号》

 

爱是艺术永恒的话题。太多的艺术家用表白或者爱的方式来表达艺术,也可以说他们是在用艺术传达心里的爱。

你或许不是艺术家,也没有艺术家们天性的浪漫,不过没关系,真正好的感情是细水长流、滋润人心的。

【版权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

河北艺术网所推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

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河北日报·河北艺术网
审核/王霜 刘建军
编辑/李红

 

 

 

 

 

 

 

​​